• <tt id="kcucc"><s id="kcucc"></s></tt>
  • 首页 > 玄幻小说 > 异界大陆 > 开局放火:我真不是灾星

    第二百二十八章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

    • 作者:会啾啾的福蝶
    • 类别:异界大陆
    • 更新时间:4天前
    • 字数:2,447

    “我记得,你有一个很重要的朋友,叫魏元洲?!避餮允目醋叛畎茶?。

    “啊……”杨安瑜愣了一下,然后充满希望地问,“他醒了吗?醒了吗?”

    “没有,我只是把他移到定疆塔了。毕竟,定疆塔还是安全一点?!避餮允募蚨?,“临走了,你可以去看看他?!?/p>

    “……好,谢少领主?!?/p>

    “还有,这个东西,是给你的?!避餮允陌岩幻侗谎耐该魍衷菜У莞畎茶?,水晶很大,一个手掌堪堪握住。

    “周云舒小姐记下了魏先生生前的遗言,里面有一条说了,这个东西是给你的。

    如果有机会,他请你把它带去空桑。这是他母亲留给他的遗物,似乎是空桑的东西?!?/p>

    杨安瑜沉默了一会,然后重重点头。

    杨安瑜一个人去看了魏元洲,荀言誓没跟着,他知道杨安瑜得跟他说些话。

    看完了,杨安瑜也出来了。

    魏元洲的东西大部分被带走了,有用的资料物资都在荀言誓这边,还有一些无关紧要的被叶一秋带走了。

    那些有纪念意义的东西,被魏归雪这个家属拿着。剩下的一个水晶,被放在杨安瑜这里。

    而他最重要的两样“遗产”——琳琅,还有那具不知名字的女尸,都被周瑜收下了。

    琳琅很简单,本来就是诸葛亮的东西,再说这里玩乐器的也就周瑜一个,就让他收了。

    也不知道琳琅发出的声音引动的音乐符阵,是不是每一个都辅有幻术效果。

    至于那具女尸……

    叶一秋一开始没动她,本来是说好让她陪着魏元洲的。

    但是极西北的事情爆发之后,周瑜又莫名说想要这具尸体。

    他的说法是想保持一下这位的容颜,尽管被冰封,她其实也有点腐化。

    而彼岸花,是保存尸体不死不灭的绝佳药材。

    反正也没人要跟他抢,这女尸也就给周瑜拿到了。

    回队,荀言誓继续说话,“等会,我们得走一段的路,会有点长,毕竟必须得让全城的百姓军民看见,我们去极西北了?!?/p>

    “……好形式啊?!?/p>

    话刚出口,杨安瑜就忙捂住嘴,连连摇头,“失言失言?!?/p>

    荀言誓倒没那么介意,“是挺形式,就像我都要去极西北了,还必须穿着这象征少领主的衣服走完这段路一样,离谱?!?/p>

    “……”

    四人最后还是走完了这段路,虽然说,非要从定疆塔走过半个城区,再去军队,是有些形式造假,但是……

    但是那些人眼里的希冀,是真的。

    有些形式是不能免的,如果形式能给人带来莫大的信心和希望的话。

    半个黄泉城,真的差点没给杨安瑜走瘫?;购密餮允脑缬凶急?,提前给他喂了点加体力的药剂。

    不过,好像除了自己,其他三个人都没喝。

    体力差距啊……

    这下,自己不仅是文化学渣,还是个体育菜鸡了。

    到驻军那里,简单休息了一下,然后又开始了一轮形式。

    杨安瑜终于见到了领主大人,人倒是没荀言誓这么冷,话还是很多的,问题就是他冷不丁冒出的大部分话……都有点可怕。

    对此,荀言誓似乎已经免疫了。比如荀九梁突然冒出的一句“我的忌日吗?”的时候,他一脸淡定,这是早就习惯了这种惊悚的撩拨啊。

    不过,也就荀言誓薛平洋这样的心腹级人物才能享有这样的待遇,大众面前,荀九梁自有另一套人设。就像跳脱老头荀九执,在公众面前也有一个正常形象一样。

    中途,杨安瑜去见了薛平洋一面。自己曾经以为的战斗型师兄,已经彻底变成了文职人员,负责占卜的那种。

    只是这个占卜师,是真的会算卦啊,不是糊弄人的。

    啧,差点以为魏元洲的神棍忽悠学后继有人呢。

    两师兄弟互相看着,良久,薛平洋先开口了:“有话快说?!?/p>

    杨安瑜犹豫一下,问道:“那个……你是极西北人吧?”

    “对?!毖ζ窖蟮阃?。

    “那你为什么会来中土???而且,为什么在这次事情里,还会帮中土???”杨安瑜问出了他最想问的问题。

    薛平洋陷入沉思,他想了好久,才道,“如果你一定要让我给你一个回答的话,那我就只能告诉你,这两个问题的答案都是一个——

    因为在我和我伙伴的占卜中,师父,是极西北的救世主?!?/p>

    “……什么意思?”

    “字面意思。姜堂主将是极西北的救世主,除此以外的任何神都不可能救极西北?!毖ζ窖蠖倭艘幌?,“极东北更不可能?!?/p>

    “所以,我来到了中土,寻找我们的救世主。

    所以,我在帮助中土反极东北,因为极东北绝不可能救极西北……它将是幽冥之海的敌人?!?/p>

    杨安瑜有点懵。

    “如果你要再问下去的话,我就没有办法回答你了。很抱歉,这其间细节,我没法向你透露,因为这是我的家乡的最高机密?!毖ζ窖缶簿部醋叛畎茶?。

    杨安瑜举起手,示意自己不会追问。

    “这个我不问了,不过,你能不能跟我讲一下你家乡的基本情况?这个不是机密吧?”

    “……不是?!?/p>

    薛平洋简单给杨安瑜介绍了一下极西北的状况,并且告诉了杨安瑜一件很让他震惊的事情:

    极西北居然是说汉话的。

    薛平洋告诉他,除了极西北的极东之地说幽冥话以外,绝大部分极西北人都说汉话,只有稍微高地位的人才会去学幽冥语和幽冥文,而且通常学的不全。

    所以他们经??梢钥吹?,朝堂上面的人吵架,一大堆幽冥语中时不时就飘出几个汉语词汇补充。

    毕竟,幽冥语和幽冥文是因占卜而起的语言体系,也只有他们这些占卜师,会学全套。

    不过,虽然那边说汉话,但是名字各种体系跟中土还是有差别的。

    薛平洋在幽冥的汉语名字不是这个,而是玄星平洋。

    玄星,是他的氏族,一般在中土译为薛。

    他的氏族,不一定是他父亲的氏族,得看他秘法觉醒的什么,再判定他随母姓还是随父姓,或者隔代遗传也未必。

    杨安瑜记下了一些忌讳,然后那边不需要自己去的仪式都结束了。

    就是说,连自己这个跑龙套都要在场的仪式,开始了。

    杨安瑜完全无心参与这些,但现在他也没得选。

    杨安瑜实际上也就是过去走个过场,倒是荀言誓的状态让他感觉有点奇怪。

    杨安瑜隐约听见了荀言誓说话的几个片段:

    “……风幽最近的军事调动……不要理会……方向都不会冲你们……别浪费间谍……风幽王子莫忘南……”

    这都是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?

    他在那里讲大致的行程计划,后续的联络方式,但是周围送行的人……尤其是那些高级的老官员,表情貌似都有点古怪。

    而荀言誓似乎也早已习惯了这种沉默而诡异的注视,他讲完,站起身,向荀九梁鞠躬道别,然后就带着杨安瑜几人走了。

    他在准备好的法阵上划开世界通道,这是最小的世界通道了,容几个人过的。

    然而即便是这种程度的通道,能轻松划开,也说明了荀言誓的实力。

    杨安瑜仰起头,轻叹一声。

    又要……出远门了啊。

    不对,似乎有哪里有问题。

    他是什么时候,开始把西三州……当家的?

    一区二区亚洲AV天堂,亚洲欧美AV中文无码二区,欧洲成本人视频,欧美就激情兽交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